小芸兒出生沒多久後,便被抱離父母親身邊,一個人住進孤伶伶的保溫箱裡,與死神搏鬥。

別人的新生兒,呼吸是一分鐘30~40次,我的心肝小芸兒卻是幾乎飆破百,最低也有一分鐘70次;心跳別人是130~140下,小芸兒是170~180下,呼吸非常費力又會喘,整個身體因費力呼吸而不停地顫動。此時小寶貝身上接有呼吸器、胃部引流管、監測血氧濃度、心跳、呼吸的儀器、以及點滴(抗生素)。就這樣維持快一天,情況一直沒有好轉,醫生建議裝上直接插入肺部氣管的呼吸器。
後來因為小芸兒會抵抗管子,所以醫護人員就把她的頭部完全固定,不予掙扎的機會。別人的嬰兒能盡情大哭,而我的小芸兒卻只能呻吟,連哭的權利都沒有。那一幕看的我心痛至極,而我因為病嬰室有探病時間限制,(一天兩次,一次三十分鐘。)只能在門外無助的大哭。婆婆這晚,幫小芸兒唸法號直到深夜,大人的心情都是複雜的。


就這樣到了小芸兒出生後第二天早上,胸部X光片看起來,肺部情況有好轉,但血氧濃度跟小芸兒費力喘氣的情況一點也沒有改善,醫生猜測是心臟的問題,因為彰濱秀傳沒有小兒心臟科,所以建議我們轉院至教學醫院。聯絡好相關事宜後,由台中榮總發救護車,中午左右,兩院的醫生交接好病情,我目送插著一大堆管子,躺在保溫箱裡的小芸兒離開,感覺整個人像被掏空。(謙爸爸開車,載著婆婆與謙太郎跟在救護車後面。)謙爸爸說他剛到榮總辦住院手續時,就被要求簽一張病危通知單,他說簽了那張心情很不好,但回彰濱秀傳時也不想跟我講,這事我是等好多天後才知道的。


傍晚,台中榮總的醫生,經過初步的診斷後,解釋小芸兒除了有呼吸窘迫的情形外,心房跟心室都各有一個孔洞。直接插入氣管的呼吸器必須移除,換回原本的呼吸器,因為它會阻礙到心臟。出生後滿兩天,小芸兒的黃疸開始產生,醫生說,小芸兒發生的有點早,而且也僅靠靜脈注射,無法餵食代謝,照光則是必然的。(在榮總的第一夜,護士以為小芸兒撐不過去,但沒想到小芸兒辦到了。這話可是等後來病情較穩定後,護士才敢告訴我的。)小小的臉被包到完全見不著五官,我的心則還在淌血。
產後第三天,我出院後第一件事當然是去台中看小芸兒,此後就每天跑台中直至小芸兒出院,只為了那短暫的三十分鐘相聚時間。小芸兒的黃疸一直很嚴重,一開始照一盞,後來不行再加一盞,直到出院時,還是臉黃黃、眼白黃黃,只是不用到照光的程度。新生兒生理性脫水最多是10%,小芸兒已經掉超過10%的體重,只好出院後回家慢慢養。也正因體重未滿2500公克,所以卡介苗到現在還沒辦法施打。
手背打點滴打到瘀青,換打腳背。這麼小的手、腳,怎麼找得到血管?記得有一天去看她,她因為痛苦,要扭曲成趴狀,才能小憩一會兒,我就靜靜的看著,不敢出聲吵醒她,希望她能少痛苦一點。還有一次,我說要去唱歌給她聽,結果唱沒兩句我就哽咽,謙爸爸叫我不要再唱,不然等一下把小芸兒弄哭就不好了。這些傷心的記憶,其實都還藏在我的心裡。


第一次餵奶,小芸兒吸沒兩口就飽了,因為她一餐只吃5c.c.,其餘還是得靠靜脈注射,護士說她用奶瓶餵食的狀況很差,所以還是用胃管灌食,我光聽就覺得心痛。後來護士看我乳房的形狀,幫我找了相近的三種奶嘴,終於有其中一種小芸兒願意吸食,終結用胃管灌食的方式。真的相當感謝那位榮總的護士,若不是她小芸兒也許不會這麼快好。


之後,病情穩定後轉至病嬰室,再觀察兩天,以及讓我熟悉嬰兒照護後,就出院回家。我盼這一天,盼了好久,每次去看小芸兒,都會問她什麼時候要回家ㄚ,爸爸媽媽都很想念妳。還一起再醫院度過小芸兒身平的第一個中秋節。原來能抱著自己的孩子入睡,是這麼幸福的事。
這一切的一切隨著小芸兒的出院,逐漸撫平傷痛中,雖然後續還得持續追蹤,但度過了生死交關的危險期,我衷心感謝小芸兒沒有拋棄我離去,願意留在我身邊當我的寶貝女兒,媽咪會盡一切力量守護著妳。一樣是從我的肚皮出來,謙太郎從出生至今從未離開過我超過半天,而小芸兒卻一出生就離開我,病情沒穩定時,還不知何時會回來,想想真的很感概~唉~
 

丰芸展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